RSS Feed

‘大杂烩’ Category

  1. 台湾游记

    February 24, 2016 by xudifsd

    来台湾之前听到一个说法:“中国的学生应该去下面三个地方旅行:纽约、台湾和日本。去纽约看看世界金融中心是什么样的,和我们有哪些差距;去台湾看看中国的另一个发展的可能性;去日本看看曾经的敌对国发展成什么样了。”

    虽然并不是因为这句话来台湾玩的,但是却觉得说得有点道理,在旅游的时候也注意比较了台湾和大陆的区别,以及产生区别的原因。

    国际化和发展程度

    去年我去美国走了一趟,感觉美国确实可以代表世界了:城市里面有日本人开的书店,卖日文和英文漫画;有意大利人开的披萨店;有中国人开的火锅店。在这里几乎可以见到任何一个国家的人,用对应的任何一种语言。不过当时并没有觉得特别震撼,因为毕竟是移民国家而且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在台湾看到的国际化却很震撼,虽然台湾还是没有美国那么国际化,但是相比大陆的任何一个城市做得都要好了。之前觉得上海就比较国际化而且发达了,但是我觉得离台北还是差很远。台北各个厕所都有残疾人专用室和母婴室,而且各个阶梯也都有残疾人专用通道,在高铁上也都有相应设施,而大陆这点做得很差。

    另一个就是外国人会有很多,台北有很多并不奇怪,但是就连高雄都有很多,很多都是日韩来旅游的,所以相应的设施以及报站都有日文和韩文。

    大陆的各种设施都并不齐全,而且文化很单一也没什么活力。北上广都这样,更别说其他的城市了。之前看到网传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并没有兑现绝大多数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我没有去验证谣言,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这样的说法,回想新千年那时候各种宣传说与国际接轨了就觉得特别好笑。

    民主和自由

    一般在旅游过程中很难体会民主,但是在台北逛的时候台北正在为大运会建小巨蛋体育场,我们经过那里的时候看到各种贴着的类似大字报的东西,大约是一些民间组织或个人贴的,写着各种理由为什么没有必要建小巨蛋,为什么弊大于利之类的,而政府的宣传话语也被涂改成讽刺的话。这些场景在大陆大约也就是八八、八九年那时候能见到了?

    这里轮子很多,我们在台北的很多旅游景点都看到他们的身影,大约是向大陆人宣传吧。有一个大妈在中正纪念堂看到我们,估计是只有大陆的学生会去这种本地人不去的地方(笑),就跟我们宣传了起来,她提到了轮子,但是说的过程中基本上和轮子不沾边,我问了下她,是台湾本地人,去过几次大陆,说了很多要民主的话,希望两岸都发展好。我估计她是那种打着轮子的外衣宣传民主的人吧。另外在101大楼下还看到反轮子举着标语说滚出台湾之类的,一边的轮子沉默不语。从和当地人的其他谈话也可以知道轮子在台湾并不受欢迎,因为毕竟是邪教,宣传也有很多混淆视听,但是像之前的大妈需要借着轮子的外衣宣传民主也是无奈之举吧。

    与民主相对应的就是自由了,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言论和出版自由。我们在台湾逛了很多诚品书店,这里有很多外籍的原版书,日文的、英文的,这在国内的任何书店都看不到。很大一部分原因估计就是大陆对出版商的限制,很多与政治无关的外文书也被挡在了墙外,当年买的《The Google Planet》就是我在学校的一个路边小摊买的盗版书。其实我觉得这是和GFW一样的对于知识的禁锢,别说与国际接轨了,这完全就是闭关锁国。

    国际形象

    大陆的国际形象实在是太差了。很多时候在墙外根本不愿意跟别人讨论这种问题,一个防止尴尬的做法就是多谈谈旅行景点和天气。

    在台北的时候一个人带我们去见了台湾的网友,他们还带了两个西方的交换生。那个台湾的女生去过很多地方,而且在北大做过交换生。聊的过程中跟另外两个西方的交换生介(tu)绍(cao)大陆的情况,说北大宿舍很差,很难每天都洗澡,而且澡堂没有隔间,没有任何隐私,医院的护士服务态度很差之类的。幸好那两个交换生没去过大陆,对中国的情况也不了解,虽然这些东西我也想吐槽,但是秉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我只好满脸黑线地跟他们解释北方缺水、习俗问题、人口问题。

    另外,在一个商店里,一个大妈指着电视里的蔡英文问我们,你们大陆能骂总统不?她做得不好的话,我们能骂蔡英文。看上去还特别骄傲,这大概是普通人对于民主的理解了吧,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别人对中国言论控制的理解。

    总结

    我们总结了下,大陆在新中国建立之后就没有几年是不在走弯路的,50年代大跃进、60,70年代文革。就算是之后的改革开放也就只是开放了很小一块的经济,大部分的经济其实还都是受到各种限制和管控,加上很强硬的言论和出版限制,我其实并不觉得大陆走出了弯路。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在弯路上摸爬滚打,对岸的人均GDP都已经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而且积极融入世界经济。觉得到台湾来做一下对比还真是值得。


  2. 美国之旅

    April 25, 2015 by xudifsd

    GSoC

    这次能去美国逛一圈主要是因为去年参加了Clojure的GSoC。Clojure社区会给每位成功完成GSoC的学生提供赞助参加一些Clojure的会议,包括去年11月的Clojure/conj或这次我参加的Clojure/west,赞助费是从GSoC mentor的stipend收集的,因为Clojure去年有6个学生完成,两个美国学生,四个国际学生,会多分多一些给国际学生,而且有些学生不参加,所以我分得了1.5k刀,之前估算得自己再出些,但是现在看来基本上cover了。

    好像其他的组织也会有这样的政策,我知道的另一个就是git,而且他们还在邮件列表里面吵从mentor stipend里面扣赞助费的问题,他们好像是赞助去参加巴黎的一个git merge。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对不起Clojure,但是我觉得git还是会比Clojure更值得参加,因为不管怎么说Clojure还是一个很小众的语言,影响力有限,而git的影响力大很多,而且我觉得git的GSoC组织得最好,社区的人一直在把这个项目往更有效、对社区更好的方向推动,他们还有个micro project,在提交proposal之前先提交些patch让mentor有个评估。我参加Clojure只是因为对这个语言感兴趣,而且当时做静态分析的项目,对类型系统也有点兴趣而已。不过Clojure社区也还是挺活跃的,如果有兴趣也可以来参加。

    今年还有几个学生发邮件问我GSoC的情况,我是很欢迎啦,但是如果你们能说下怎么知道我的我会更高兴的。

    美国

    很久之前就想去美国逛逛了,实现了还是很开心的,终于有机会更新那好久没更新了的About页面了,那个地图的范围也一下子大了很多,遗憾的是最想去的是美国东部,结果这次只能在美国西部逛,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去东部逛逛。

    这里写一下第一次出国的一些经验,希望对你们有用。

    签证

    我签的是B1/B2商务旅游签,网上关于美签攻略很多,我就不多废话了。我签之前也是听说各种难,说“年轻,没车没房没结婚,从没出过国”被拒的可能性很大,我都符合,不过也拿到签证了。其实拒签的原因一般都是面试官觉得你有移民倾向之类的,不过也听说有人Google IO的票都到手了,邀请函也拿到了还是被拒,真是悲剧。我有Clojure/west的邀请函,而且还没毕业,这次出去肯定还要回来毕业,所以给过了?不过面试官也没看我的学生证,就看了下邀请函,问了下有没有房子,多少岁就给过了,所以这事其实也看人品,多做点好事说不定就过了,哈哈。而且这次运气很好,正好从去年12月开始中美签证都是10年有效期了,所以现在我的签证有效期比我护照有效期还长了。

    机酒

    机票我是在天巡上定的,类似于国内的去哪儿,可能是我去的时间是淡季,所以票价特别便宜,从北京直飞西雅图才3k多人民币,来回再加上美国境内三张票也才7k多,之前估算至少得1万5。

    一般旅游住的地方都是酒店,但是我觉得酒店太贵,而且一个人出去住酒店似乎有点无聊,青旅之类的又觉得不安全,所以就订airbnb了,好处就是不算贵,而且还能和房东聊天,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如果有兴趣欢迎使用我的邀请码注册。不过因为不是酒店所以地址肯定不是downtown里很容易找到的地方,不过有google街景,把预定后的地址放到google里面搜一下看下街景就容易找到了,到了那边后再看到街景里面看到的景色就像穿越了一样。另外记得去之前短信联系下房东。

    现金

    去之前我带了500刀,当时就觉得有点多,但是从来没出过国也不知道到底会花多少,所以就带着吧,顺便办了张双币的信用卡以防万一。后来发现美国除了公交车需要现金外基本上没有地方会花现金,轻轨之类的也都可以拿信用卡买票,甚至我去买个1刀的邮票都能刷卡。所以现金真没必要带多少,到时候回国还得换回来,浪费手续费。另外千万别去机场换钱,贵得要死,因为我在国内换的钱最少也是10刀,当时怕没有零钱又看到国内的机场就有换钞口,就去换了些零钱,结果100人民币换了个10刀。其实完全不用担心,必须要零钱的只有无人售票车,而出机场后不是搭轻轨就是打的,轻轨的票和国内一样支持大额纸币还支持信用卡,到时候就能有一堆零钱。

    电话卡

    出国前为电话卡担心了很久,不知道到时候应该去哪买电话卡,后来发现淘宝上竟然就有卖的。不过需要注意手机是否支持卡的频段,我的手机支持联通的3G,刚好支持AT&T的3G频段但是不支持t-mobile的3G频段,国内的手机貌似没有支持t-mobile 3G频段的,4G的我就不知道了。只支持移动和电信的手机因为频段完全不同所以没法用3G,只能用2G流量。在出国前就把电话卡办下来简直是完全没压力了,在这个地图+GPS+蹩脚的英文就能搞定一切的世界也没什么怕的了,除非你去的是非洲的大草原。另外在逛的过程中发现CVS pharmacy里面有卖50刀的配有T-mobile的手机,或许可以买来试试。

    电源

    美国的电源电压是110v,来的时候还买了个电源转换器,但是也没用到,mac的充电器和kindle的充电器上都写着支持100-240v电压,完全可以用的。

    说实话,美国真心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基本上每天吃披萨,有次脑抽了去yelp上选了个评分4星的一个不知道哪国风味的饭店,随便点了个,结果可想而知,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去吃披萨吧,至少味道不会很惊讶,如果有泰国菜倒可以尝尝,和中餐很像。如果附近有中国城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住的是airbnb不是酒店的话,需要给小费的地方就是餐厅了,一般给的比例是一餐的15%~20%。算这个比例有点麻烦,不过有次去个死亡金属披萨店(不要问我为什么去那,虽然我喜欢朋克但是不喜欢金属,因为附近没有其他披萨店了),它的账单很良心地给了15%、20%和25%对应的小费数。如果你是拿信用卡付账,服务员会在刷卡后给你两张一样的票,填上给的小费数,签字后再给他,自己留一张就行了。其实有些店比如刚刚说的死亡金属披萨店完全都是自己拿餐具和披萨凭什么还给你小费,因为BGM?

    交通

    我去的都是城市,所以所有交通基本上全部公交搞定,而且这几个城市从机场到downtown都有轻轨,还算很方便,其他城市内的行动公交车也都能满足,美帝公交一个不好就是时间特别久,西雅图的公交都是半小时一趟,周末更是一小时一趟,波特兰的倒是都是十多分钟一趟,不过另一个值得称赞的是公交都挺准时,所以去公交站拿些时刻表或者照一下站台的时刻表就可以照着那表去车站了,不过google地图竟然没有提供这种功能,另外吐槽一下西雅图、波特兰的公交票一律都是2.5刀,那0.5刀特别讨厌,一般从国内拿来的最少也是1刀,哪来的0.5刀,坐了几次3刀的车后只好去商店里让店员换些quarter。不过2.5刀有点小贵啊,吃顿饭一般也就10刀左右,不知道是不是国内有政府补贴的原因,另外这里交通是一定时间内换乘不多收钱的,拿着买过的票给司机看就行。这边轻轨貌似都是没有人检票的,我甚至有次没买票就进车站了,想起后再退回来买票,这事在国内完全不会发生。另外三藩这种码农之城买轻轨票还要自己对照价格表选买多少的票,竟然不是选好目的地直接出票价,差评。

    还有个方案就是uber(欢迎使用我的邀请码注册),在西雅图有次错过了一小时的车,于是就选uber了,不过我不确定在美国打uber是不是要求必须绑定支持美元的信用卡。那次uber走了一段5英里花了9刀,和公交比简直太便宜了。之后在三藩基本上都是打uber,每次也就7刀。

    另外一个方案貌似就是自驾车了,来了之后听学长说国内没驾照的可以在这里考,只要十多刀,而且半天就能通过理论考试出来一个证,然后就能上路,只是这个证要求必须有个会开车的在副驾驶,之后约路考就能换一个驾照,不过这个只适合在美国待的时间长一点的人。不过貌似美国很多州也支持国内的驾照,我就没有考证了。

    Clojure/west

    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演讲有《Domain Specific Type Systems》,《Purely Random》,《Everthing Will Flow》和《Design and Prototype a Language In Clojure》。而且Cursive IDE看上去也很好用了,之后可以试试。

    Twitter在这里可真是很重要,几乎所有项目都会有个Twitter的账号发布一些消息,比如Cursive,Typed Clojure。之前看到的Storm作者写的Storm历史也说到项目的social proof会很重要,国人确实是做了很多很好的项目,但是不会宣传,其中或许有语言和文化的隔阂吧,比如《Pattern Matching in Clojure》里提到的defun。还有http-kit。http-kit可是相当火,之前以为是沈峰自己做的宣传,但是后来公司的同事说之前没什么人知道,直到后来在Clojure社区一个很活跃的巴西人帮忙宣传,并且加个项目主页才火起来的,这次去问了下他们,几乎都知道http-kit,而且很多人都是在生产环境中使用。

    之前在学校里面做项目,老师就说一定要把自己每天对于项目的改进写下来,之后做完了你才能知道你做了哪些,如果不写,做完后可能会觉得也就那样,好像也没有什么贡献吧,但是其实有时候修改一行代码也需要很多的时间和思考,事后却会觉得似乎很简单,不值得宣传。所以这样的一个习惯会是很好的,这样才能知道自己该宣传什么,哪里成长了。而且千万不要觉得宣传自己就是在装X,也不要觉得别人宣传自己也是在装X,很多时候我们宣传自己的动力就是被这想法给毁了的。只有宣传了自己才能产生影响力,学学印度人的宣传和抱团能力吧。

    吐槽和体会

    出国之前各种紧张,担心不熟悉情况,不知道去哪买手机卡。但是手机卡买到后就很放心了,现在生活真是手机不能用就完全没有安全感了。。到了之后后就完全放松了,没觉得有什么特殊,只是另一个人类的居住地而已。甚至后来从西雅图飞波特兰有点放松过度了,前一秒还在悠闲地吃着三明治,后一秒就发现已经开始登机了我还在安检队伍的最后,前面还排着五六十个人,当时我就想完了,这只有半个小时就起飞了我还没安检能赶上么。问了下机场工作人员,他说只能一个一个问前面的人插队。然后我就很不要脸地一个一个说excuse me地去插队,完全没想到这种在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在国内都是提前至少一个小时到登机口的,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过美国安检,美国安检和国内的还不一样,还要把鞋什么的脱了在一个筒子里面摆pose照相,我没脱鞋就进去了,然后工作人员让我脱鞋再过一次,真是各种匆忙,幸好西雅图的机场不像浦东机场那么大,很快跑到登机口了,坐下后旁边的大妈说“you made it”真是觉得如梦初醒。。

    对三藩的印象非常不好,走在downtown的一条主街上各种脏乱差,觉得就像在玩GTA一样,而且走在街上到处飘怪味,后来饭团说是大麻味才反应过来。去三藩之前西雅图和波特兰都非常干净漂亮,一到三藩就觉得特别难受。而且三藩的地势很奇怪,坐着车子一路上山,然后再一路下山,如此往复,而且山都还挺高。

    这边除了火车站、公园里晒太阳的黑哥哥黑姐姐外都还挺友好的,去住的地方的路上碰到个陌生人都会对你微笑,超市小哥也会跟你说“welcome to america”,民众在下车时很多都会对司机说“thank you”,就算是邮局的服务员态度也很好,还帮我贴邮票,完全不像在国内是我们服务他们。


  3. June 21, 2014 by xudifsd

    summer

    生活

    最近苏州经常下雨,晚上城市的灯光映射在道路的雨水上特别好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苏州园区这边特别干净,雨后树叶上的水里完全不会像其他城市那样积满灰尘,这一点比我到过的任何城市都好,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现在每天的生活变得有些单一了,都是8点起来去实验室,然后待到晚上10点才回寝室睡觉,周末也不休。以前还会偶尔出去骑下车,但是最近实在是太忙了。虽然我的GSOC mentor没对我的工作量有什么要求,但是为了对项目表忠心(其实更主要的是为了刷github最长streak,笑),自己要求自己每天至少commit一次,已经这样坚持一个月了。顺便也锻炼下自己的耐心,因为发现很多事情最终只有坚持下来才会取得胜利,追求短平快的都不怎么靠谱。

    似乎一年前我在北京时出去面基、参加活动的次数比在苏州这多多了,一个原因也是苏州这边貌似很少有程序员的活动,另一个原因也是我们学校这边的学习氛围实在是太好了,不光是我周末基本不休,很多同学也是,晚上11点左右最后几班回寝室的公交总是挤满了科大的学生,这样也不好意思经常出去玩了。现在想想在这里学习可比上班累多了,不过好在都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看自己想看的书,写自己想写的代码。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去实习了,我想我以后应该会想念在这里的一年吧。

    前几天跟同学吃饭,他说在等车时听到几个同学在讨论我,说我很厉害、去Google之类的。哈哈,其实我在学校基本不认识几个人,很多人还都只是点赞之交,竟然还有人讨论我,而且还不是坏的方面。这么说来也可以认为我在学校还是小有名气的啊,这大概是因为我参加了GSOC,还被Clojure的某人采访的缘故吧。不过其实别人讨论自己对自己来说也没多大意义,也就只是个话题而已,而且群众们大约也不会去认真地了解一个人,大部分只是跟风而已。这从很多人都误以为我是去Google了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就是参加了个比赛,但是群众们就断章取义了。所以出名也就是这么回事罢了。

    技术

    技术方面自我感觉还是有挺多进步的。话说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对着电脑写代码、看书,都没时间泡妹纸了,要是还没什么进步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也觉得我这种生活状态需要些改变了,感觉很多程序员都会这样花大量时间在自己专业上,然后说自己只是感兴趣而已,现在觉得如果时间花在上面太多以至于都破坏生活平衡了还是不好的。这种状态很像玩游戏上瘾一样,因为靠智力去解决一个问题也是很容易上瘾的,所以还是要提醒自己不能因此破坏生活的平衡。

    最近又温习了下ZeroMQ,鉴于之前看到storm对于ZeroMQ是非java实现有抱怨,而且感觉看书和写应用代码仍然不足以让自己明白很多概念,所以自己在借鉴了一些nanomsg的概念的情况下重新发明了下轮子。才刚开始写,所以还只支持REQ/REP,并且要求send前必须connect,见测试例,但是现在至少能跑了。

    这样重新发明轮子后发现ZeroMQ的设计特别科学。比如,它不会对connect()send()做任何保证,甚至不要求send()前connect必须完成,而且这两个调用完全可以异步。现在想想,这样的设计很完美地减少了用户代码的复杂度,因为网络中的通信都是不靠谱的,可能发出的包会被丢弃,可能对方收到但是还没回应就崩溃了,所以对这两个调用做保证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用户代码变得更复杂,不如让它变得廉价——只是将消息放入队列,让后台线程伺机发送,之后用户通过在recv()设置超时来确认消息是否被对方收到就好了。而且ZeroMQ把accept()完全隐去简直做得太妙了,这样就连服务器端的socket也变得非常廉价了,用户就完全不用把它想像成HTTP服务器那样的重型武器,变得很适合分布式组件间通信了。

    貌似这次技术部分写得又跟以前写的《给ZeroMQ做个广告》很像了。不过真心很推荐《ZeroMQ》这书,至少我从这书里学到很多东西。

    夏天了,也送大家一首歌吧。


  4. 专注

    November 30, 2013 by xudifsd

    前几天我们老师给讲了个很励志的故事:一个本科学林学专业的到我们学校来花一年时间做出了个可以上网的内核,简历上就写了“写过内核”,然后去intel实习,毕业时intel给了个终身offer,最终去了阿里的内核组。真是羡慕嫉妒恨。

    这也是专注的力量吧。如果没有用心做一件事情,就算是本科学的很好的人花一年时间也做不出一个能上网的内核吧。回顾一下过去简直惨不忍睹,自己上到lisp宏,下到CPU流水线都懂一点,于是就成了什么都懂但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人,写些程序对自己要求也低:能跑就行,然后在github上push几个垃圾代码就以为支持开源了,开源是优秀代码好吧,人艰不拆。

    现在真觉得那些只会一点但是非常精通的才是很厉害的。什么都懂的人由于把自己的精力分散了,没办法集中力量做事,所以也做不出什么优秀的事。在团队里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老大就会把自己往最缺人的地方推,结果本来喜欢后端但由于又会前端就被老大推到前端组,而且由于没有特色价值也会被低估。相反精通 的人需要团队的合作,但是却是最不可替代的人,集中力量做好一件事情就能把事情做好到极致,99分永远是没法和100分比的。总之精通有太多的好处了,特别是在会这方面的人不多的情况下,什么都懂唯一的好处也就是可以到处吹嘘罢了,但是却是最容易被替换的那一类。市场最终决定的价值与精通程度成正比,与可替 代性成反比。

    由于本科学校管得松,所以自由地学了很多,什么感兴趣就往什么地方学,完全没有方向,所以学得也很轻松,不想学了不学就是。但是研究生就不应该再这么学了,必须放弃掉一部分,专注起来,要不永远也不能优秀。


  5. 为什么你的公司应该执行开放的开源政策(翻译)

    July 26, 2013 by xudifsd

    很久以前看《维基经济学》里说到IBM准备实行开源时做了研究:投资linux项目所花资金比IBM从linux项目中获得的收益少多了,所以IBM决定投资linux,并实行开放的开源政策。但是总觉得开源没那么简单。

    现在在公司做cascading的项目,又由于对clojure感兴趣,所以搜了下cascalog。于是机缘巧合地搜到了cascalog创始人的博客,才发现他也是stormElephantDB的创始人,并且发现他的博客也写得非常好。而且发现了这篇文章,由于国内开源风气实在不行,所以把这篇文章翻译了下。希望大家能感受下。。。翻译得很烂,讲究看吧,如果英语好直接去看原版。

    以下文章为翻译,版权仍然归Nathan Marz所有。


     

    为什么你的公司应该执行开放的开源政策

    如果公司想要招到真正的星级程序员,那么执行开放的开源政策是很重要的。换句话说:优秀的程序员会尽量避免加入不开放的公司,因为参与开源项目是程序员提升自己市场价值的最好办法之一。

    评估编程能力的传统方法并不有效

    程序员市场,特别是顶级程序员市场是出了名的无效率。这种无效率性体现在缺乏好的评估方法。评估程序员的标准技术——简历,现场编程,离场编程项目——至多只能大概了解程序员的能力,但是都无法显示出一个人的远见力。当然,有些指标,如加入过成功的公司或有很显眼的称号,但是这些仍不足以显示一个人的编程能力。

    如果你是程序员,这种评估能力的无效率性会使得潜在雇主对你的估值低于你的真正价值。顶级程序员在市场上就会无法从低一级程序员中区别开,并且价值会被低估很多。顶级程序员需要更好的机制去表现自己的价值以便被更公平地估值。

    开源使得市场对程序员估值更有效

    开源是个均衡器。一个开源项目展示了程序员如何解决一个暂时没有可行解决方案的真实问题。开源项目给予程序员在面试中展示自己从设计到实现到测试的更广阔的视野。如果你是个伟大的程序员,这意味着可以显著减少你在市场上的估值与真实价值的鸿沟。

    一个程序员越被低估,那么他就应该越会想通过加入开源项目来使其估值得到提升。最被低估的是那些高端的被称为“摇滚明星”和“忍者”的程序员,所以这些程序员能从开源中得到更多。

    一个不开放的政策会阻碍星级程序员提升自己的市场价值

    既然最好的程序员有很强的激励去投资开源,那么他们就应该避免加入到不开放的公司,而倾向于加入开放的公司。这就意味着那些不开放的公司会不自觉地阻碍自己招到最优秀的程序员。

    公司会出于多方面的原因不喜欢开源自己的内部项目。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将代码拱手让给潜在的竞争者,他们可能会不喜欢让雇员们通过提升自己市场价值让雇员们更贵,他们可能觉得开源让团队在建设真正商业产品时分心。这些都是公司在做出执行开放政策时所需要做的权衡,如果想招到真正的“摇滚明星”就必须做出这些权衡。

    公司也会从开源项目中得到其他好处。开源帮助公司在工程师社区中做了很好的广告。并且开源给这些公司在用户组和会议打自己广告的机会,让公司可以说出自己的品牌。最后,公司也可以通过开源项目得到外界的“免费贡献”。

    这个见解还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很多程序员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投资开源的价值,并且很多优秀的程序员仍然在为并不开放的公司工作。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程序员意识到开源能提升自己的价值,越来越多的公司就会把实行开放的政策做为招聘时的优势。比如,我的公司BackType就有十分开放的开源政策,并且我们正在招人。(译注:BackType已经被twitter收购,Nathan Marz也自己去创业了,不用期望加入BackType能见到他,见他的另外一篇博文,至于他去干什么了看,只是里面说的内容和文章的发布时间有点让人觉得不可信【笑】。)

    当然,除了开放的政策,想要招到顶级程序员还要做更多。只是如果没有开放的政策会给招聘那些顶级程序员设置障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