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Posts Tagged ‘读后感’

  1. 理性和快乐

    December 11, 2011 by xudifsd

    人不是可以机械化处理的机器,他的生命尊严来源于他的非理性的情感。——许知远

    以前我总是认为人区别于动物就是因为人的理性,正是因为理性人类的科技才会如此发达,人们才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人造物品,也正是因为理性人们的社会才有秩序,而不像动物群体一样需要靠暴力来进行统治。因此我也就想当然地觉得作为正常的人应该抵制自己的非理性,也就是抵制自己内心的“兽性”。因此我尽量让自己变成一个理性的人,理解所有的事情,根据这些了解再去决定,尽量避免无意义的谈话,只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这样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让我做事和学习变得非常有效率,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不快乐。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我可以让自己做事非常高效,尽快地得出结果,并且也是最优的结果。但是很可笑的是我对此并不感到快乐,相反如果我发现自己做错了会非常后悔为什么当初没考虑这一点。

    我本以为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看了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之后我发现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书中谈到了很多社会的变化,许知远站在很高的高度上看从15世纪到现在社会的变化。下面就摘自这本书:

    人不是可以机械化处理的机器,他的生命尊严来源于他的非理性的情感;而世界也不是可以依靠科学定律简单描绘的,它是断裂的、无连续的和经常绝望的,而非完整的理性的秩序的和令人乐观的;我们隐藏于内心世界的欲望比外在的世界更难以征服。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中说过:“我们所谓的文明充满着这样多的苦难和不幸,其本身就应该受到谴责,我们如果将它全部抛弃,回复到原始状态,我们会更加幸福。”

    书中说道在工业革命之后人们越来越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人性在整个社会分工细化的大背景下表现出极度的萎缩,之后的社会的特点就是人的特性在不断遭到蚕食,我们越来越像实现社会目的的工具。社会越来越进步,但是社会上的人也越来越不快乐。我们抑制自己的人性,抑制能让自己真正快乐的情感。去当社会的螺丝钉,去实现社会的目的。其实理性在很大程度上是阻碍我们快乐的原因,我们真正的快乐是源自于本能,但是为了更加有效率的工作我们又必须抑制自己的情感,做一个理性的人。

    哈佛大学有一门非常热门的公开课——幸福课,课堂上说道了幸福的原因:

    在现代社会,我们不准许自己为人(We don’t give ourselves the permission to be human),并且不给自己体会自己情绪的自由。我们为这些生而有之的事实付出高昂代价。但是当我们还是婴儿时我们准许自己为人,我们知道那是自然的,我们根本不去考虑它,自然而然地经历起起落落。但是当我们开始发觉其他人在看我们,时刻评价我们时,我们停止准许自己为人,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情感。

    如果我们在这个社会上时刻表现自己的情感那么别人就会认为我们是不理智的,也就是不可靠的,所以这个社会要求我们压制自己的本能,这样社会才能有效率运转,我们才能更加有效地生产和生活。但是我们为此付出代价就是我们压抑了自己的人性,而这种人性正是我们幸福的原因。

    一定的理性能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这是我们区别于兽的原因,但是过度的理性只会让我们陷入泥潭,如果我们完全理性,压抑自己的情感,那么我们也便和机器毫无差别,也就没有了生命的尊严。


  2. 你所了解的历史只是真实历史的一部分

    September 15, 2011 by xudifsd

    我们都知道1861年美国打了一场著名的解放奴隶的南北战争,但是对于这个战争的原因却有不同的观点:

    按照中国教科书上的观点,北方和南方的经济基础是不一样的,北方主要是工业生产,而这些生产很多都是半自动化的,这样的产业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很低,但是对于自由消费者的需求却很旺盛,因此北方人民一直反对奴隶制度。与北方相反,南方主要是农业,而农业的自动化程度很低,所以整个南方对于劳动力需求旺盛,而廉价的黑奴则是最好的选择。

    教科书上让我们相信了,美国人民南北战争的原因一开始就是经济原因,与道德无关。

    但是林达的《我也有一个梦想》观点却更加令人信服,他是从移民成分的角度来分析的:北方的移民大部分都是“政治移民”,他们移民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淘金,也不是为了发家致富而是他们在英国本土受到了政治迫害或者是宗教迫害。正是由于他们是“政治移民”而非“经济移民”,再加上他们受教育程度较高,他们从一开始就对蓄奴有反对的心理。而南方,特别是佐治亚这样的州当初是政府支持移民的,他们的移民口号是“把穷人都送走,英国会更富”,所以南方的移民大部分都是穷人,甚至是最为穷困的人,他们几乎都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因此他们对于北方人所坚持的反对蓄奴是不屑一顾的。

    从林达的口中我们可以得出美国人民南北战争的最基本原因是道德。

    我觉得林达的解释更加深入,正是由于北方人民一开始在道德层面就不是很支持奴隶制度,之后他们才发展劳动力需求少的工业生产,然后才造成了教科书上所说的局面。我倒不愿意把这解释成为中国的政治宣传,因为任何人在看待历史问题时都会有一定的局限性,要想真正弄明白一些历史真相那么无论是批评的或者是赞扬的都必须了解,任何人了解的历史都只是真是历史的一部分。


  3. 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到言论自由

    September 13, 2011 by xudifsd

    我们总是说美国人民非常自由,其中我觉得最为重要的自由就是言论自由了。这样的自由甚至被写入宪法修正案,也就是美国宪法非常著名的第一修正案

    条文的内容如下: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虽然说懂得这些,但是还是无法深入理解言论自由。最近在看林达写的《历史深处的忧虑》,这本书非常好,里面以信件的形式描述了美国人民的政治生活以及美国政治产生的原因,读完这本书觉得受益匪浅,书中很大的一部分都提到了言论自由,但是由于书中的内容有些分散,所以我就在这把书中的观点集中一下。

    书中说道:

    在美国,“言论自由”和“追求真理”之间的界限,是划得非常清楚的。在这里,这是两件完全不相关的事情,言论自由只有一个目的,保证每个人能够说出他自己的声音,保证这个世界永远有不同的声音。而绝不是希望到了某一天,人们只有一种声音,哪怕公认为这是“真理”的声音。

    美国人民在考虑言论自由时和我们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他们认为言论自由和真理的探讨是无关的,也就是说言论自由并不是为了保证真理的产生而存在的。而我们在讨论时总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自由来获得真理。其实将言论自由和真理绑定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真理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属性——排他性,如果人们明确认为或者在潜意识中觉得言论自由是通往真理的唯一途径,那么在这种概念下,一旦自己觉得已经寻求到真理时,那么将言论自由抛弃也就成为顺利成章的事了。所以在很多国家,言论自由变成了非常可怕的东西,一旦人民开始利用这种自由往往意味着政权的垮台,而一旦新政权开始执政,又开始借助真理的排他性来限制言论自由。

    书中还举了一个滥用言论自由的例子——三k党制作了一部“种族与情理”的电视片,要在公共电视台播放。到底要不要将言论自由给公认的恶人,按照中国人的观点是“既然公认的恶人,那么剥夺他的权利也无可厚非”,但是我记得西方有个哲学家说的一句话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人将恶人平等对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保护你说出你观点的权利。”

    书中的解释就更有意思了:

    在本世纪,美国的荷尔姆斯法官曾经就类似观点提出过很形象化的比喻,他把它称为言论的“战场化”和“市场化”。他认为,与其让不同的观点象在战场上一样殊死决斗,一方一定要扼杀另一方,那还不如把这些言论抛入“市场”,让他们去竞争,看看到底哪一种观点能被大家所接受。同意这一理论的人相信,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力量所在,正是让大家分享言论自由的理想和它的原则。根据这一理论,如果三K党播放他们的节目, 克莱弗牧师们所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去阻止他们的节目,而是应该也播出自己的观点。在这种“市场竞争”中能最终站得住脚的理论,才是更可靠和更持久的。但是,克莱弗牧师显然并不同意这样的观点。

    接受了三K党法律委托的斯蒂芬·潘弗所说的一段话, 颇能代表今天一般美国人的看法:“自由言论就是自由言论,对于流行观点和非流行观点都是一样的。我们不可能一边宣称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一边又把言论划为可接受的和不可接受的两部分。 如果有一种检查制度可以把三K党从电视里剔出去,那么,同样的制度也许早就把马丁·路德·金的讲话从阿拉巴马州剔出去了。”必须听那些听不下去的话,“这正是我们必须为自由支付的代价”。

    在明白这些之前最让我吃惊的一件事就是08年美国大选时一名白人在网上公开宣布要刺杀奥巴马,而且最终法院的判决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帖子不构成真正的威胁,因此该言论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现在我算是明白了“美国人把政府当成假想敌,任何公民只要不犯罪,真的几乎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想这样的社会也只有美国这样历史包袱少的国家能够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