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difsd Rational life

理性和快乐

2011-12-11
xudifsd

人不是可以机械化处理的机器,他的生命尊严来源于他的非理性的情感。——许知远

以前我总是认为人区别于动物就是因为人的理性,正是因为理性人类的科技才会如此发达,人们才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人造物品,也正是因为理性人们的社会才有秩序,而不像动物群体一样需要靠暴力来进行统治。因此我也就想当然地觉得作为正常的人应该抵制自己的非理性,也就是抵制自己内心的“兽性”。因此我尽量让自己变成一个理性的人,理解所有的事情,根据这些了解再去决定,尽量避免无意义的谈话,只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这样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让我做事和学习变得非常有效率,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不快乐。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我可以让自己做事非常高效,尽快地得出结果,并且也是最优的结果。但是很可笑的是我对此并不感到快乐,相反如果我发现自己做错了会非常后悔为什么当初没考虑这一点。

我本以为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看了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之后我发现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书中谈到了很多社会的变化,许知远站在很高的高度上看从15世纪到现在社会的变化。下面就摘自这本书:

人不是可以机械化处理的机器,他的生命尊严来源于他的非理性的情感;而世界也不是可以依靠科学定律简单描绘的,它是断裂的、无连续的和经常绝望的,而非完整的理性的秩序的和令人乐观的;我们隐藏于内心世界的欲望比外在的世界更难以征服。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中说过:“我们所谓的文明充满着这样多的苦难和不幸,其本身就应该受到谴责,我们如果将它全部抛弃,回复到原始状态,我们会更加幸福。”

书中说道在工业革命之后人们越来越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人性在整个社会分工细化的大背景下表现出极度的萎缩,之后的社会的特点就是人的特性在不断遭到蚕食,我们越来越像实现社会目的的工具。社会越来越进步,但是社会上的人也越来越不快乐。我们抑制自己的人性,抑制能让自己真正快乐的情感。去当社会的螺丝钉,去实现社会的目的。其实理性在很大程度上是阻碍我们快乐的原因,我们真正的快乐是源自于本能,但是为了更加有效率的工作我们又必须抑制自己的情感,做一个理性的人。

哈佛大学有一门非常热门的公开课——幸福课,课堂上说道了幸福的原因:

在现代社会,我们不准许自己为人(We don’t give ourselves the permission to be human),并且不给自己体会自己情绪的自由。我们为这些生而有之的事实付出高昂代价。但是当我们还是婴儿时我们准许自己为人,我们知道那是自然的,我们根本不去考虑它,自然而然地经历起起落落。但是当我们开始发觉其他人在看我们,时刻评价我们时,我们停止准许自己为人,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情感。

如果我们在这个社会上时刻表现自己的情感那么别人就会认为我们是不理智的,也就是不可靠的,所以这个社会要求我们压制自己的本能,这样社会才能有效率运转,我们才能更加有效地生产和生活。但是我们为此付出代价就是我们压抑了自己的人性,而这种人性正是我们幸福的原因。

一定的理性能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这是我们区别于兽的原因,但是过度的理性只会让我们陷入泥潭,如果我们完全理性,压抑自己的情感,那么我们也便和机器毫无差别,也就没有了生命的尊严。


上一篇 scheme的宏

Comments

Content